OpenAI悄然放弃承诺,大量公司内部文件不再公布

OpenAI悄然放弃承诺,大量公司内部文件不再公布插图1

1月25日消息,自成立以来,人工智能初创公司OpenAI一直秉持公开透明的原则,承诺向公众开放其内部文件。然而,去年11月的人事变动似乎标志着这一承诺的改变。《连线》杂志要求获取这些文件的副本,却遭到了出人意料的拒绝。

2015年,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等科技大佬共同创立了OpenAI,作为一家非营利性研究实验室。他们宣称,OpenAI将让社会和公众参与到强大人工智能的开发中来,打破谷歌等科技巨头的封闭模式。本着这种精神,OpenAI从成立之初就向美国税务机关提交报告,称任何公众都可以查看其管理文件、财务报表和利益冲突规则的副本。

然而,《连线》杂志上个月要求OpenAI提供这些文件时,该公司却以政策改变为由,只提供了一份信息量很少的财务报表,大量业务信息被遗漏。该公司发言人尼科·菲利克斯(Niko Felix)表示:“我们应要求提供财务报表。自2022年以来,OpenAI的做法与行业标准保持一致,不再公开分享额外的内部文件。”

悄然放弃承诺

OpenAI显然已背弃其长期秉持的透明度原则,这一转变掩盖了众多关键信息。这些信息对于揭示这家在人工智能领域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公司近期几近崩溃的内幕至关重要,同时也有助于外界洞察其脆弱性。去年11月,OpenAI董事会突然解雇了首席执行官萨姆·奥特曼(Sam Altman),并在声明中暗示其不值得信赖,已对OpenAI确保人工智能“造福全人类”的使命构成威胁。然而,员工和投资者的强烈反对迅速迫使董事会恢复了奥特曼的职务,并驱逐了大部分董事会成员。重组后的董事会誓言要审视这场危机,并实施结构性改革以重赢股东信任。

深入了解OpenAI的利益冲突政策,不难发现新董事会对奥特曼及其外部事业的影响非同小可。这其中包括他对众多从事人工智能项目的初创公司以及一家核反应堆制造商的个人投资。据知情人士透露,奥特曼在OpenAI的日常工作与其个人项目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董事会成员对他的不信任。《连线》杂志此前曾报道,OpenAI曾于2019年签署意向书,拟从奥特曼投资的初创公司Rain手中购买5100万美元的人工智能芯片,但至今尚未履行承诺。面对质疑,菲利克斯辩称,奥特曼的投资已经通知董事会,且遵循了管理潜在利益冲突的程序。

OpenAI的管理文件或许能揭示该公司是否已经采取措施来稳定其不同寻常的公司结构,并可能安抚了微软等支持者。OpenAI在2016年向美国国税局提交的免税申请文件显示,一小部分董事会成员即有可能控制公司并驱逐奥特曼。而截至2022年的文件显示,OpenAI的管理文件从未发生过“重大变化”。然而,在奥特曼回归后,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该公司已对相关政策进行了更新,允许微软在非营利组织董事会中获得一个无投票权的观察员席位。此前,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曾公开抱怨,奥特曼被解雇让他感到措手不及。至于当时是否还进行了其他更改,至今仍是一个谜。

当《连线》杂志要求OpenAI提供其在美国国税局备案文件中承诺公开的资料时,却遭到了这家非营利组织律师的拒绝。这意味着一个原本以透明度为基础的项目日益走向封闭的趋势。OpenAI曾慷慨地分享过其人工智能发明的大量细节,但最近却对其最著名产品ChatGPT背后的技术细节和数据守口如瓶。公司发言人菲利克斯表示,OpenAI已经公开了美国国税局和加州总检察长所要求的所有材料,并定期发布有关其研究和安全工作的信息。同时,它还以ChatGPT等工具的形式免费提供了其研究成果。

OpenAI的开放性下降自2019年以来愈发明显。当时,这家非营利组织创建了一家营利性子公司,以支持其大部分人工智能开发并吸引外部投资。这一举措为OpenAI与微软的合作奠定了基础,但同时也促使其改变开放政策埋下伏笔。OpenAI的联合创始人、如今的竞争对手马斯克去年11月曾讽刺称,该公司应该被称为“超级闭源以追求最大利润的AI公司”。

开放性降低,紧守内部秘密

OpenAI的非营利性董事会保留了对公司活动和技术的最终决策权。按照美国的法律,所有非营利组织必须在收到要求时向美国国税局公开其年度报表的副本。同时,这些组织必须在提交的文件中明确指出,其是否有其他如章程、治理规则或利益冲突政策等文件可供公众查阅。

许多知名的非营利组织,例如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会公开其关于冲突和职场关系的规章制度,但这样的做法并不普遍。全美非营利组织委员会的首席运营和沟通官里克·科恩(Rick Cohen)就表示:“对于许多非营利组织而言,公开其内部政策或管理文件并非常见做法。”

然而,在OpenAI连续七年的年度文件中,均表示该公司“应要求”提供这些文件。不过,目前并不清楚是否有人真的提出过此类要求,因为OpenAI并未披露相关信息。

上个月,《连线》杂志曾要求OpenAI提供管理文件、冲突规则和财务报表等文件。在等待两天无果后,该杂志记者亲自前往OpenAI位于旧金山的总部,希望能查看这些文件。但接待人员却通过对讲机拒绝了他们的请求,并且没有再进一步联系。OpenAI在2023年向美国国税局提交的文件中已经改变了之前的政策,而这份文件要到今年晚些时候才会到期。

为了加强非营利组织的透明度,美国税法规定这些组织必须至少向美国国税局提交年度报告。如果这些报告没有公布在组织的网站上,那么在收到要求的当天,这些报告需要在办公室供公众查阅。然而,《连线》记者发现,OpenAI既没有在自己的网站上公布这些报告,也未在办公室提供以供公众查阅。美国国税局的文件明确指出,违规者可能会面临每天20美元,最高1万美元的罚款。但由于税法的保密条款,美国国税局拒绝对此发表评论。OpenAI也未被指控有任何不当行为,但其发言人菲利克斯表示,这些报告其实可以通过政府和研究数据库在线获取。

即使非营利组织向美国国税局表示,他们的内部文件对公众开放,但实际上很难获得。乔治敦大学专门研究非营利组织问题的法学教授布莱恩·加勒(Brian Galle)说:“当我向某个组织索要其公开报表时,基本上从未得到过,除非我同时抄送国税局和该组织的总法律顾问。”

公开文件所含信息过少

OpenAI在回应《连线》杂志的要求时,仅提供了2022年的财务报表,但这份报表却并未涵盖其最重要的营利性部门数据,也就是销售ChatGPT和其他服务的部门。OpenAI解释称,这是为了保护商业机密。

这份报表显示,其收入仅为4.4万美元,支出为130万美元。尽管这对于一个非营利组织来说似乎是一个合理的数字,但与营利性部门的业绩相比,显然存在着巨大的反差。据称,OpenAI的营利性部门去年的销售额高达数亿美元,支出更是远超此数。

OpenAI的营利性部门投资者和员工或许能够接触到公司的一些内部记录,但他们受到保密协议的约束,不能对外透露。而由于OpenAI的非营利组织部分几乎不接受公众的支持,因此缺乏更加透明的动机。与之相比,许多非营利组织为了赢得捐赠者或放松捐赠者的钱包,必须更加透明。

OpenAI可能会通过保持开放赢得更多客户的忠诚或监管机构的信任。但奥特曼表示,在去年11月份的人事剧变后,该公司没有失去任何客户,且受到了政界人士的热烈欢迎,但这并不能掩盖其缺乏透明度的事实。

如果OpenAI的政策不改变,许多关于这个影响力越来越大的组织的事情可能永远不会被公众所知,比如新董事会是否会修改利益冲突政策以更好地监督奥特曼和其他高管。回溯到2022年,我们可能只需要按一下OpenAI总部的门铃就能得到答案。

文章来源:51cto

联系邮箱:idea2003@foxmail.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