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Floor Protocol创始人:NFT的价值必须在频繁的交易中才能精确体现

采访:Jack,BlockBeats 整理:Joyce,BlockBeats

两周前,NFT 碎片化协议 Floor Protocol 的一次机制更新带动了 NFT 市场的数天崩盘,相关阅读:《一个决定「带崩」NFT 市场,复盘 Floor Protocol 如何导致蓝筹出现普跌?》,市场意识到,Floor Protocol 已经具有影响 NFT 市场的能力。

BlockBeats 专访了 Floor Protocol 创始人 Free Lunch Capital,在交谈中,我们了解了他对 NFT 及其交易市场的看法。Floor Protocol 正在探索在交易中平衡 NFT 的文化属性和金融属性的可行方式,其背后是创始人的思考,Free Lunch Capital 认为,只有经历足够多的交易频次,NFT 的价格才会回归到价值,寻找到它的主人。

诞生于熊市底部,「崩盘」背后迅猛成长的 Floor Protocol

2023 年 12 月 31 日,Floor Protocol 在其Medium 频道发出了第一篇文章,题目为「革新 NFT 交易:在 Floor 流动性池中引入 µToken/FLC 交易对」。宣布将在 2024 年 1 月推出突破性的新模型,通过 µToken,将治理代币 FLC 的价格与主流 NFT 收藏的估值联系起来。随后发生的事情在项目方意料之外。

BlockBeats:请介绍一下 Floor Protocol 团队。

Free Lunch Capital:在进入 Crypto 之前,我在 Google 做 engineer,进入 Crypto 之后,我和 Google 的同事创建了一个量化交易的公司,在行业内做的还不错,因此我可以有资本去持有 NFT。进入 NFT 领域后,在享受它所带来的社区文化之外,我发现它是一个非常原始的领域。其实 NFT 市场里有很多交易机会,使用一些很旧的交易模型都可以在其中盈利。

所以当我还在之前的交易公司时,就试图说服公司的董事会探索 NFT 交易领域,但都被拒绝了。最大的原因就是 NFT 市场的流动性很差,大的资本很难注入,进来之后也很难离开。如果没有大的资本进来,那 NFT 的天花板就永远卡在这个地方。所以我就有了做一个增强 NFT 交易属性项目的想法。

我从 2022 年初就有这个想法,但当时还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实施,2023 年 6 月份下定决心,我离开了原来公司的 CTO 位置,全力做 Flooring Procotol。我们的运气也很好,Floor Protocol 诞生的那周处在 2023 年的阶段底部,自那之后蓝筹 NFT 的价格慢慢回升。说不好是 Floor Protocol 为 NFT 市场带来新的生机,还是 Floor Protocol 吃到了 NFT 市场牛回头的红利。

目前你看到的整个产品的设计开发基本都是我一个人完成的,接下来我们会继续扩张团队,虽然团队规模相较于一开始已经翻了三四倍了,但目前的大小还撑不起这个市值。所以看到 FLC 的价格上升,我们也在积极地招人。我们希望团队的扩张速度可以赶得上价格增长速度。Floor Protocol 的 FDV 巅峰时期已经突破 5 亿美元,说实话有时候会有「何德何能」的感觉,我们能做的就是继续往前做,继续招人,做出新的东西。

BlockBeats:FLC 赋能带动 NFT 市场崩盘,是怎么发生的?

Free Lunch Capital:当出现把流动性引导至 FLC 流动性池的利好消息后,很多人随即买入,这些买入的人期待新的利好消息,如果短时间没有出现的话,他们就会抛售,这个过程中,FLC 的抛压会被转嫁到 NFT 上面。FLC 价格下降之后出现了套利空间,一部分 NFT 的抛压被带到 Blur 上消化,Blur 上面的 famer 感觉到有不断的抛压后会调低自己的 bid,继而导致 Blend 上的 NFT 进入清算。

我觉得幸运的是,这次没有造成大规模的清算,跌幅并没有触发到 BendDAO 清算的程度,并且有人在 22 ETH 位置接了不少的 BAYC,把整个下降趋势拉住了。

BlockBeats:团队对于 FLC 的价格变化有预期吗?将 FLC 和µToken 绑定时,考虑过会引发 NFT 市场这样的波动吗?

Free Lunch Capital:我对 Floor Protocol 的预期是,最初它无人问津,然后随着发展才被慢慢注意到,所以对 FLC 的币价没有确定的规划,而且币价变动不是我们能够完掌控的事情。比如在 Uniswap 上创立流动性池当天,FLC 被一些喜欢冲新项目的交易员关注到,他们把 FLC 当作 meme 币来冲,很快买入 FLC,使 FLC 价格涨了 15 倍,这是完全在我们意料之外的。

FLC 这个赋能设计不是为了把 NFT 市场带入永恒牛市,而是为了引入一个自我修复机制。如果它不是带着 NFT 市场无止境地下跌,能够进入一个新的平衡,我觉得它的机制就可以被认为是 OK 的。

这次 FLC 引起蓝筹 NFT 的大幅波动中,我们观察到像 BAYC、Azuki 等 NFT 的价格恢复得很快,甚至有些 NFT 系列比如 Pudgy Penguins 基本上没有影响。这说明强势 NFT 的自我恢复能力是非常强的,这也符合我们对 FLC 的设计需求,我们希望它成为一个 NFT Index,每一波价格的涨跌都是一次浪潮,能够存活下来的 NFT 就会在这个指数里占一个比较高的权重。优秀的 NFT 会和 FLC 维持很好的关联性,而弱的项目与之关联性会越来越低。

如果只观察下跌这一环节的话,只能看到浪潮的一半,回升的时候谁能够跟得上价格也很重要。我们在设计之初就有这个想法,希望 FLC 的价格和 NFT 大盘正相关,这个作用力是相互的,这一点很重要,如果这个联动效果可以在未来持续,FLC 代币本身就能做作为投资 NFT 的标的。

Floor Protocol 将和 CEX 合作,1 月 23 日上线 WOO X,对 NFT 市场不了解、但对 NFT、元宇宙等相关概念有投资兴趣的人,就可以通过买入并持有 FLC 来享受 NFT 市场的增长红利,买入 FLC 本身也就是在为整个 NFT 市场注入流动性,而表现越好的 NFT(其与 FLC 关联性越强)享受到的红利也就越多。

频繁交易,才是精确寻找 NFT 价值的正确方式

此次事件让社区意识到 Floor Protocol 对 NFT 市场的影响力非同小可。一直以来,各种 NFTFi 为 NFT 市场带来的流动性被看作是双刃剑,这些解决方案在为市场激活更多交易量的同时,对金融属性的强调势必冲击、模糊了 NFT 资产的文化属性。NFT 市场需要流动性,但又不能为了流动而流动,如何处理 NFT 的多重价值?面对这样的平衡难题,Flooring Procotol 想得很清楚。

BlockBeats:一些声音认为 FLC 可能会「带偏 NFT 市场」,Flooring Procotol 考虑推出「纠偏」机制吗?

Free Lunch Capital:如果把整个合约当做一个钱包来判断它的净值,Floor Protocol 大概在 4,000 到 5,500 万美元之间。其实这个量级的钱包在 NFT 协议里面次于 Blend,事实上,Floor Protocol 净值超过 Blend 的时间有一个多月。当前项目方的代币还没有解锁,如果瞬间解锁,4000 多万 FLC 的抛压会把 NFT 市场很快拉到很低的位置,当然我们肯定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仅从价格方面讨论,Floor Protocol 对 NFT 市场肯定是有影响力的。

关于「带偏」这一点,我认为 NFT 市场是非常复杂且高维的,NFT 是一个可以连接很多人的社交网络。我参加了很多 NFT 聚会,特别是 2022 年 10 月那段时间,NFT 市场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低谷期,那个时候还持有 NFT 的人都是在事业上有一些成就的人,才能够有资本一直持有一张价值几万甚至十几万的图片。

所以我一直觉得 NFT 尤其是蓝筹 NFT 是一种多属性的资产,它既是一个高质量社交网络,又是一个金融产品。Floor Protocol 的使命是把 NFT 的资产属性、交易属性变得更强。最强的 NFT 项目,可以跟 CoinMarketCap 上前 50 个项目掰掰手腕,但如果没有 NFT 碎片化协议,这一点就很难实现。

BlockBeats:当 NFT 变成一个终极交易资产之后,它和 FT 之间的界限就模糊了。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Free Lunch Capital:像无聊猿和 Azuki 这样的蓝筹 NFT 实际上内部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被社区视为收藏品,这部分 NFT 的换手率很低,一直停留在收藏家手里。另外一部分可能不够稀有或是外观的吸引力不够,属于非收藏品,会经常在 Blur 或 Opensea 市场上来回倒手。

对于非收藏品这一部分,他们表现的是和 FT 一样的金融属性,但由于需要交版税和平台税等费用,这些 NFT 在 NFT 市场上交易时会遭受一定的价值磨损。在熊市时,这些 NFT 在交易过程中产出的盈利就很低。我们认为一个 NFT 系列中那些接近地板价的部分,应该被视为 FT 去处理,以更低的交易手续费使其流通在市场上。只有交易活跃了,这个 NFT 系列才能被充分定价,其在市场上表现出来的价格才能更符合其价值。

如果一个 NFT 系列的交易频次很低,很久都不能被交易一次,那它所表现出来的价格可能和实际价值偏离很远。只有它的交易频次足够多,其定价才足够充分、足够有意义,NFT 市场上也就可以有一个量化的比较标准。

BlockBeats:除了 NFT 本身外观所拥有的审美价值、以及像 Pudgy Penguins 这种营销赋能外,您更看重 NFT 在哪些维度所体现出来的价值?Floor Protocol 如何帮助 NFT 发掘这种价值?

Free Lunch Capital:NFT 和 FT 有本质的不同。去年年底 Pudgy Penguins 地板价在 3-4ETH 时,我扫了 150 多个。这是因为我在参加新加坡 Token 2049 活动时认识了一些在交易所、VC 等机构工作的人,我们组建的联系群里,5 个人中 4 个头像都是 Pudgy Penguins,这让我感受到 Pudgy Penguins 所连接的 Holder 是一群可能不会在推特上很活跃,但深耕 Crypto 并有所成绩的人。人们通过 Pudgy Penguins 来识别彼此,继而产生交流,这是 FT 不能做到的事情,这就是 NFT 的价值。

以 Pudgy Penguins 为例,它的总量有 8, 888 个,但并不是在一夜之间就能连接 8, 888 个人,这从 unique HOLDER 的数量就可以看出。如果说一个 NFT Collection 的使命是找 8, 888 个高净值或是有能力的人,那这个过程非常漫长,可能要花几年的时间。在这个使命完成之前,大量的 NFT 会被来回倒手交易,这个过程可以想象成 NFT 在寻找主人的过程。

一个 NFT 系列要么走向死亡,要么走向成功,这个过程是通过交易去完成的。Floor Protocol 增加了 NFT 的交易属性,交易越活跃,它的价值才越被认可,对一个失去交易量的 NFT 项目,它本身的未来就不会很明朗。

在此基础上,我们正在做的事情是,你点进一个 BAYC 系列,我们的 Vault 里有 126 只 BAYC,如果你喜欢这只无聊猿,可以通过「bid」的形式购买它。我们希望未来用户可以直接「buy now」,从 Vault 里支付一点点溢价买走一只无聊猿。而对比 Blur,在地板价的 1% 附近能够选择的无聊猿屈指可数,可能只有 4、5 个。在 Floor Protocol 上,这 126 只无聊猿被碎片化之后,用户在交易这些 NFT 碎片的同时,也能以地板价买走他们。这样的话,NFT 和它的主人之间匹配成功的概率就高了。所以碎片化的另外一个意义,是可以有更多的 NFT 在接近地板价附近被买走

BlockBeats:地板价之外,Safeboxes 如何处理稀有 NFT 的定价?

Free Lunch Capital:Safeboxes 可以让用户在碎片化 NFT 的同时,通过持有 Key 来保持对这个 NFT 的拥有权,这样就可以把稀有 NFT 的地板价部分跟溢价部分剥离开来,NFT 以地板价参与交易,溢价部分被留在 Safeboxes Key 中。

Floor Protocol 将会为捕捉 NFT 溢价的 Key 开设一个市场,未来的愿景是 NFT 的溢价这部分可以单独用于交易。比如一个价格为 1.3 倍地板价的 Azuki,溢价部分价格暂时为 0.3 倍地板价,如果用户看好这个 NFT,可以买入这个 NFT 的 Key,再择机在市场上将其以 0.8 倍地板价卖出(此时 NFT 价格为 1.8 倍地板价),用户可以以 0.3 倍的持有成本获得 0.5 倍的差价。而在 Blur 等 NFT 交易平台上,用户需要持有 1.3 倍地板价的整个 NFT 才能交易。对于 flipper 来说,Safeboxes 可以提高其资金使用率。

Floor Protocol 的未来

对成长了半年多的 Floor Protocol 来说,一切才刚刚开始。从 NFT 交易市场到全新 NFT Launchpad 方式,再到关于 FLC 赋能的各种考虑,Free Lunch Capital 对 Floor Protocol 寄予了许多期望,一些观点也在发生改变。

BlockBeats:Floor Protocol 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什么?

Free Lunch Capital:在 marketplace 方面,随着 Vault 吸纳越来越多的 NFT,未来首先想要将 Floor Protocol 变成一站式平台,整合 NFT 市场,给想要购买 NFT 的用户提供最多的选择范围。 除了这些之外,NFT 版权的故事讲了很久,但真正落地的很少。Floor Protocol 希望帮助实现这一设想,比如,NFT 持有者将 NFT 放在 Safeboxes 里,有人买下这个 NFT 某一段时间的版权后,NFT 将被锁定在 Safeboxes 中。通过 Safeboxes,买卖双方可以以租赁 NFT 的形式实现版权流通,而不需要交易整个 NFT。

在对 FLC 赋能上,Safeboxes 向用户收取的费用会将作为激励分配给 FLC 持有者,FLC 的治理功能将得到扩展,用户可以通过质押 FLC 来为含µToken 的流动性池投票,票数将决定某个 NFT 系列在 FLC 价值中所占的比重。就像 curve 上的投票治理一样,NFT 市场会通过 Floor Protocol 得以「强者恒强」

我们近期还想做基于 Uniswap 进行的 Launchpad,对于项目方来说,发售 NFT 项目时,必须确保发售当轮能够卖光,否则二级市场的流通会比较差,项目的发展也面临阻力。为了实现这一点,首轮的 NFT 定价会很低,也意味着项目方的盈利空间很小。

Floor Protocol 希望推出全新的 NFT Launch 形式,NFT 的发售可以不必在一天内完成,其价格可以随着热度的上升而增长,买的人越多,价格就越高;甚至可以把发售分为两部分,先卖碎片µToken,再进行整个 NFT 的售卖。同时就像 Binance Launchpad 一样,FlC 持有者也可以在 NFT Launch 中获得诸如白名单、或优惠购买 NFT 等收益。

BlockBeats:当 NFT 的交易属性越来越强时,锚定 NFT 市场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Floor Protocol 会考虑引入一些 DeFi 设计的机制吗?

Free Lunch Capital:最重要的是把 Vault 做大,让里面的 NFT 足够多。这也是 Safeboxes 机制运转的前提。Floor Protocol 正在和 Wasabi、Particle 等 DeFi 协议合作,这些协议的机制和 2021 年时的 DeFi 玩法已经不同。比如 Particle 正在探索不需要预言机的衍生品杠杆交易,Wasabi 正在做类似于 NFT 永续合约的产品,这些团队的 DeFi 设计都越来越精巧。我们也很喜欢这种不需要预言机的合约协议,可以在不需要依赖预言机的情况下,在链上完成不良债务的处理而,其安全性会高出很多。

在我看来,预言机是 DeFi 的阶段性产品,需要依赖中心化的机制,我觉得这是不优雅的解决方案,所以我们很愿意和 Oracle free 这种类型的协议合作。

相关阅读:《读懂 Particle:让 Arthur Hayes 时隔一年再次出手的杠杆交易平台》

BlockBeats:最后一个问题,Floor Protocol 有融资的打算吗?

Free Lunch Capital:是打算融资的。其实一开始我们头很铁,只搞了 Strategic 轮,把 NFT 圈子里包括 dingaling、machibigbrother 这些人拉进来,每个人投一点钱,之后就不打算融钱了。但我们后来发现,VC 最大的作用是为项目带来曝光量和信任度,比如 Blur 之所以能获得很多 NFT 圈子之外人的信任,离不开 Paradigm 的投资。他们做任何的宣传都会提到「We are back by Paradim」。这一招我不是非常认可,但我觉得很简单且有效。一个项目要成功,需要在合适的时候有足够的观众看到它的成果。

所以基于这个原因,我也在慢慢接触新的投资人,希望能够把币圈里比较 vocal、有话语权的资本拉进来,共同参与到项目的未来中。

联系邮箱:idea2003@foxmail.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