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码看门人迷思:开发者与比特币「生态」(中)

本集播客中,Jeffrey 与阿剑围绕着比特币的「Gas 费」误解进行了深入探讨。

嘉宾:Jeffrey Hu,HashKey Capital 技术总监

阿剑,比特币资深研究员兼 BTC Study 贡献者

整理:HashKey Capital

在本集由 HashKey Capital 制作的播客节目《Hash Out 42》中,两位比特币研究者的讨论聚焦在比特币网络费用的复杂性、管理交易及区块大小的挑战上。该章节,HashKey Capital 技术总监 Jeffrey 与比特币研究者阿剑老师深入探讨了围绕着比特币的「Gas 费」误解——这一术语更适用于以太坊的交易模型,强调比特币的费用是基于交易大小,而并不像以太坊一样,计算的是工作量。

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BRC20 代币在比特币网络上引起的拥堵和高交易费用。最近,该趋势不仅对用户体验产生了负面影响,而且还导致了 UTXO 集的显著增长,有可能会为比特币网络的未来发展带来不确定性,例如增加的计算和存储需求。

该集还讨论了在比特币网络运行全节点的重要性。它强调,虽然运行全节点可能没有直接的经济利益,但它在维护网络完整性、抗审查和确保区块链的无信任验证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这对于保护个人财务隐私和自由交易的能力来说至关重要。

此外,本集播客节目还继续分析了比特币网络中软分叉和硬分叉的区别,以及矿工投票在网络升级中的作用。它用 BIP 148 和隔离见证升级的例子说明了全节点运营者在有颇具争议的升级中能发挥的主观能动性。讨论强调,运行全节点赋予了节点运营者更多的权力和选择,对整个网络的健康和个人的财务主权作出了重大贡献。

本集最后重申了比特币的哲学本质。与其他可能迎合权力和权威概念的加密货币不同,比特币旨在限制权力以保护个人自由,使其在加密货币领域中的地位更独树一帜。

本集《Hash Out 42》节目,为对比特币的技术和哲学复杂性感兴趣的听众提供了全面而深入的学习机会。

解码看门人迷思:开发者与比特币「生态」(中)插图1

Jeffrey Hu:刚才其实也说到了整个的网络里面的手续费,包括怎么去判断一笔交易是不要进入区块?其实也提到 gas 可能会比较高。所以最近也有一个说法,就是 BRC20 让比特币的网络非常拥堵,所以比特币的 Gas 费也会非常高,所以开发者和原教旨主义就很不高兴了,所以可能会要采取就刚才说到的一些措施。对,这块要不我先说一下,因为这个说法其实是让我血压可能会升得更高的一个说法。对,首先就是比特币的 gas 费,其实这个说法就肯定很不对,就这不光是一个强迫症的一个习惯了,因为比特币其实没有 Gas fee 的概念,其实你可以叫它手续费或者 fee,或者类似的这种说法都可以。但是用这个 gas,可能不光是名称上的一些误解了,因为和以太坊其实是差别很大,就像刚才阿剑老师说的,整个以太坊的计算,包括可能还有一些存储,其实都是要按照 gas 去进行计价或者计费的,但比特币网络上面的整个手续费都是按照交易体积的一些大小,就是你怎么样让整个的链上的痕迹,包括能够进入区块里面的交易体积,就是根据这个体积的大小来计算你应该要收多少手续费的,所以这两个概念其实还是差别比较大,所以我还是希望就是大家如果就是有些理解的话,尽量还是说比特币的手续费就是 gas 这个概念其实是有一个比较大的一种误解了。

对,那说回到误解,其实这块也有一些更大的一种误解,就是 BRC20 造成了网络拥堵或者手续费的比较高,这确实是一个最近看到的一种事实,但是我觉得至少站在我自己的理解上来说,那么不管是交易区块的最近的体积都会非常大,或者是说可能手续费都非常高,让一些人可能会交易受到影响,那这确实是可能会有一些用户体验上不太好的一点,但是另外一些我觉得可能会让原来至少就是按照这种比较,怎么说比特币开发者可能比较克制的一个跟这个思路不太一样的一点是,我觉得更多的是 UTXO 的一个增长,这个是可能会是更麻烦的一个事情,因为就是区块大小的增长,你不管是说只有今年年初大家会看到一个 inscription 造成了一个 4M 体积的一个区块大小,大家非常惊讶,但是我觉得这都还是在比较合理的一个范围内,因为在隔离见证软分叉激活的时候,其实这些技术的问题,我相信那都是可以在技术上是,在未来是可以预见到的,就是在极端情况下,那可能每个区块都是 4M,这也是可以会被预见到的,包括可能会在这种就是整个体积都比较大,交易要很多,内存池里面有很多交易要去打包,那么造成整个的手续费也比较高,这都是可以预见到的。

但是可能有一个没有预先到的,就是整个的 UTXO 集会增长比较大,就是刚才,比如说我刚才我举的那个去银行存钱的例子,如果正常情况下,如果去存钱都是 100 块钱的话,那银行网点处理是没有问题的。但如果是因为其他原因,可能把百元的大钞都换成一毛钱的钞票去发给节点的话,那么可能对于整个的未来的一些记账,包括一些跟踪都会有很大的一些压力。

这个可能是原来的开发者,或者在原来一些讨论中,大家没有预料到的,也没有想到今年的 UTXO 集会增长这么快。那我之前看了一个数据,好像是整个 UTXO 集从今年年初到现在应该已经增长了快一倍了,我不知道阿剑老师是不是也看到过这数据,或者是有哪些, 可以去纠正。

阿剑:我以前有一个朋友,他找我来聊这个事情的时候,他给过我一些数据,那我今天我又更新了一下数据,大概从今年 4 月 21 号的时候,比特币网络的 UTXO 集的话,大概是 8600 万个 UTXO,那它的大小大概是 5 个 GB,但是到了今年的 11 月 25 号的时候,就相当于就大半个月以前,那它的数量已经变成了 1 亿 4 千万个,然后它的体积已变成 8.74 GB,也就是说其实没错,大概的数字上来说确实是,如果算从去年年底到现在的话,(UTXO 集)大概是增长了一倍的水平,那有一些听众可能不太理解 UTXO 集的这个重要性。举例说的话,区块链它是一种什么样的东西?就是我们知道区块链它是对于我们过往发生的交易的记录,所以区块链本身会有一个体积,我们称之为那个区块数据,它本身会有一个大小,那完整的这个区块链的话,比如说现在的比特币的话,它应该是 500 多 GB,那么每一个区块都会使得这个大小继续增长。

但另外一部分是,当所有区块链上的交易处理完了之后,我们可以得到一个状态,在比特币上这个状态我们就用 UTXO 集来表示,它表示现在根据把比特币区块链上发生的所有交易都处理完了之后,我们可以看到它有多少个交易的输出,每个输出里面有多少钱,然后它的花费条件是什么样的,对吧?那他我们会用 UTXO 这种形式来表示现在哪一个花费条件可以花费多少钱,它也是过往所有的比特币交易处理完了之后的一个结果。

那么每当一个新区块出现的时候,节点要做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就是说我要下载这些区块数据,并且保存在我本地。其次是我要逐一地验证这个区块当中的每一笔交易,那么我要验证这些交易的时候,我就自然要查询说这些交易它是花费哪个输出的,它会花费哪个输出,以及形成新的一些输出来保存下来。所谓的这个验证交易的这个过程自然而然就是取得这些以前保存下来这个 UTXO,然后去看看新这个交易里面交易它所提供的这个身份认证的信息,包括签名,包括其他一些信息是否符合它的条件,以及它是否造成了这个通胀,对吧?就它是不是一笔有效的交易?在这个验证过程当中,它就涉及到需要在 UTXO 集当中检索出你要验证的那个 UTXO,然后去根据它的这个设定的这个条件去运行一些计算去验证它,那么这个 UTXO 集的这个膨胀,它就会造成节点的这个硬盘读写的这个开销的这个上升。

这种你要从一大堆的这个 UTXO 集当中检索出你需要的那些 UTXO,然后去对它进行处理和验算。这种检索的工作,它涉及到硬盘的花费实际上是比你单纯的保存区块是要更大的。这就是为什么所谓所有大家都更关心说状态大小是不是它的这个增长是不是非常厉害?有一些听众可能还听过一个词,就是以太坊上的所谓的状态爆炸问题或者状态膨胀问题,它其实就同一个问题。因为比如说你在以太坊上的话,没错,每一个区块它都里面会有一些交易,那这些交易处理完了之后,以太坊协议的最新状态是什么,对吧?有这么多的外部账户,有这么多的合约,每一个合约它的最新状态是什么?如果你不知道这个最新的这个状态的话,你就没有办法验证下一个区块了。

在比特币网络上也一样,如果你没有最新的、现在的 UTXO 集的话,你就没有办法验证下一个区块,所以这个硬盘的开销就是构成了你作为一个全节点继续运行,继续验证新的区块的你的运营开销的一个重要来源。所以我其实是在这个点上才特别介意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

相对来说,确实比如出现一个 3MB 的铭文,我觉得没有那么值得担心。但是现在像出现了一些,比如说像 BRC 20,包括最近我们可以看到又有一些新的这个发行 token 的这些,我觉得管他们叫协议,实际上非常非常牵强,因为我之前我在别的地方也说过,就是他们的安全性实际上非常可疑,那么有了这些东西之后,比如说像 BRC 20,他的打新的话是客观上造成了 UTXO 集的这个膨胀,包括还有一些项目,他们尝试使用所谓的把一些数据伪装成签名的这种方式,把它放在那个交易的这个输出里面,这其实都是会造成 UTXO 集的膨胀,实际上是单纯比你在链上塞数据还要更糟糕的一个事情。

所以怎么说,就是过去这一段时间,尤其是可能是这一个月一个半月就发生的事情,就是让我觉得大家是不是在一些最基本的这个事情上没有共识,或者说其实没有任何的敬畏之心。比如说你在外面,就是你出去外面玩,然后你看到有一个广场,广场上有很多花坛,然后虽然这些广场上没有写的牌子说禁止入内玩耍,或者说爱护小草、足下留情,虽然它没有这些告示牌,但是你不去践踏它是我认为最基本的一个公民的道德自律。

就是说虽然人家没有说你不能进去,但是你关注自己的这个行为影响,你考虑一下我现在进去到底会不会造成什么问题?怎么讲呢?非常困惑,就说为什么对大家对这件事情无所谓,但我自己觉得这可能有一个很大原因是因为,很多人可能都不运行自己的全节点,所以他对这一切完全没有任何发觉,他不知道他自己使用的这个服务当中是包含着其他人的付出的,我觉得这个很重要,就是说如果你知道你使用的服务当中是包含着其他人的付出的,那你可能会相对来说克制一点。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可能对现在的这个现状,就是它已经变成了大家投机和炒作有很多泡沫的这个市场来说,可能我们说这种话也不会有任何的作用,也挺让人无奈的。

Jeffrey Hu:对,其实最近我也听到了另外一种说法,就是为什么感觉现在的 inscription 比可能之前的 OP_RETURN ,所谓的一种技术进步,OP_RETURN 其实让开发者还没那么反感,是因为可能 Luke 认为的一种 bug,导致了可能现在能够写入更多的数据,而原来像类似于 OP_RETURN 的这种方式写入数据比较少,所以可能开发者还没那么反感,那实际上就是根据刚才阿剑老师说的,其实我们也能够看到,其实包括我自己的理解,我觉得问题还不是在这块,那么更多的还是因为就是 OP_RETURN,包括和现在的 inscription,其实它的整个机制其实是完全不一样的。虽然 OP_RETURN 也可以去携带很多的数据,利用 OP_RETURN 去类似于发行一些自己的一些 token 或者转移一些 token 的一些执行,但是 OP_RETURN 有一个和现在 inscription,包括像刚才说到的就伪装成一个公钥的一个签名的这种方式其实不太一样的一点是在于什么呢?就是 OP_RETURN 它不会存在于 UTXO 集里面,就是 OP_RETURN 它的整个的意义,你可以看到它的名字其实就是在整个脚本执行到这一点,就跟编程语言一样,在这一点会去 return 掉,会去从这个执行的过程中去退出掉,那么所以就是整个的就相当于在我所有的这个脚本还没有执行完成之前,我就已经退出掉了,那么这笔 UTXO 实际上就是不可花费的,就以后不会有再有办任何办法把这笔 UTXO 再去花费到,其实它也不能算作 UTXO 了,因为它没有办法去 spend,因为 UTXO 第一个字母应该是 unspent,就是未待花费或者是未花费的交易输出,那这笔输出其实未来没办法去花费到的,所以你可以看到后来的一些节点实现里面去把 UTXO 的这个 OP_RETURN 的这种输出就做了一种优化,我认为是一种优化或者是种修改,就是这种的输出就不用再记录在整个的节点 UTXO 集里面,所以也不会对于整个节点或者是网络会造成一些额外的麻烦。所以这点是我自己理解,可能会相对来说争议会小一点,或者是对网络整个节点,包括整个处理来说可能压力也会小一点 。

阿剑:对。但是其实比如说像采用 OP_RETURN 的这种做法,就是我其实自己觉得两种方法的确在很大的程度上,它是可以相互替代。当然一些比如 ordinals NFT 的这个玩家,他们会希望一次性把完整的这个 NFT 的媒体数据,能够把它完整的一次性写入,这个需求你怎么去完成它?这个我们暂时不论,就是说它其实更多的不完全是说你在链上的,你在链上写入什么数据的问题,它更关键的问题还是在对 UTXO 集的影响到底是什么?比如说像 BRC 20 的话,就算你让它改用 OP_RETURN 的这种做法把数据写到了链上的话,其实也并不改变它最终造成 UTXO 集膨胀,就是说你的问题在于,这个归因就确实是大家使用了一种糟糕的所谓的这个链下智能合约系统,就算他们换用了 OP_RETURN 的话,其实老实说我自己觉得其实他们的用户从一定的这个角度确实应该去换用 OP_RETURN,因为其实现在的 BRC20 的花费方式的经济性其实非常的差,因为他总是需要两笔交易才能够把一笔钱真正的转出去,所以他其实你换用 OP_RETURN 的这种方式你一次性做掉的话,其实成本可能会更低。

but anyway,我的意思就是最终的问题的根源确实就是在于人们使用了一种糟糕的链下智能合约系统,包括像 ordinals 提出追踪聪的这种作为链下智能合约基础的开发者,他最近也在推出一种新的 fungible token,同质化 token 的一种协议,是完全追踪 UTXO 的,那如果人们使用了这种方式的话,它就不会像 BRC20 那样造成这么多的问题,我觉得这也是一种更符合大家期望的事情。但是从录这期播客的今天来看的话,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到这一天到来,非常糟糕。

Jeffrey Hu:我们可以切到另外一个误解,或者是另外一种迷思上面,就是虽然阿剑老师刚才一直在强调会运行自己的全节点也很重要,但是很多人可能会认为自己除了为了要去打一个铭文,或者是除了 Mint 一个 BRC 20 可能会更加速一点,或者是效率更高一点,除此之外运行节全节点好像没有什么用,如果要有新的一些功能,那么最终可能还是矿工说了算。所以运行全节点的意义,或者说是让每个人都有能力去运行自己全节点的意义到底在哪里?可能很多人其实还没有意识到,特别是我昨天还看到有一篇报道,就是说感觉比特币其实和以太坊不一样,那不管是开发者或者其他人的话,其实都不是决定性的。那么代码升级必须要通过旷工投票,那么即便是开发者坚持升级,矿工其实还是有权力去不升级,或者有权力去进行分叉,或者是阻碍这个升级的进行。对,所以这我不知道这一点,阿剑老师会怎么看?

阿剑:之前 Jeffrey 提到一个词,对于那个软分叉和硬分叉有个分类,就是说一种是兼容性的升级,一种是不兼容性的升级。但是我想后退一步,我想提醒所有的听众,就是不管你的语言是怎么去描述它,作为这么大的一个密码货币的项目,不管是比特币、以太坊,或者任何你认为足够有前景的密码货币的这些项目,进行这样的升级都是有非常大的风险以及是非常困难的。它不仅涉及到提前的这些协调,就确定升级的内容,提前的各个利益参与方的协调,以及他们表达意见的这种方式,到最后整个网络用某一种方式去激活,也就是说达成一定意义上的同步,就是说确定了我们现在可以开启新的这个共识规则了,或者说新的这个共识规则可以开始为用户提供功能,整个过程都是非常复杂,相当的耗费精力,而且总是客观上带有危险性的,它并不因为我们之前曾经运行过很多次成功的软分叉和硬分叉而改变,就不管对任何一个密码货币项目来说都是一样的。

那么我们再回到说不管其他,我们先不管其他密码货币项目在比特币链上是否就是说你的这个是共识升级过程,是不是有一个矿工投票的过程?是有这个过程,就是说基本上过去的重要的这个升级,比如说我们认为尤为重要的两次,一次是隔离见证升级,一次是 Taproot 升级,这两次升级当中都涉及到有矿工投票的过程,但是你是否认为说,比如说运行节点的个人,你是否在这个过程当中你只是一个被动的接受者,你只是接受开发者的提议,或者你只是接受矿工一致同意的这个结果,那又不然,那又不是这样的,为什么呢?给大家举一个例子,隔离见证的这个升级,就是说隔离见证作为一种技术的话,它其实很早就大家开始探讨它。

我现在在《精通比特币》的第三版当中看到的这个说法是说,隔离见证这种技术可以追溯到 2011 年,那非常早,对吧?但是这个升级实际上最终的激活是在 2017 年以前,可能从大概从 2015 年开始,大家有大量的这种讨论,甚至你可以说是攻击和争论,发生在不同角色的人之间,不管是开发者也好,不管是矿工也好,或者是其他的这个用户群体,发生了大量这样的争论,其中有一个很关键性的事情,就是有一些人,他们提出了一个,我忘了那个 BIP 编号了,可能是 BIP 148。它的大概意思是这样的,它大概意思是 BIP 148,这个我实现出一种客户端,这种客户端使用这个 BIP 148 来去推动隔离见证的这个激活,这个是怎么回事?因为隔离见证的这个激活它做一个软分叉,它的一大概的运行的流程,就是说每一个矿工都在自己的挖出的这个区块当中,用一个是专门的信号位来表示自己是否已经准备好支持隔离鉴证的这个功能。

那么我们应该要在一次难度调整周期,也就是 2016 个区块之内,比如说 9 月 30 号以前任何一个 2160 个区块的单个周期之内观察到百分之 50 或者 80%,这个具体数字我也忘了,一定数量的这个矿工表示支持隔离见证升级的话,那么我们就确认现在全网激活隔离见证升级了。它是这样的。但是这个做法一开始大量矿工就当时其实应该说主要是矿池,就是这些矿池他们其实都抱有一种不是很作为的这个心态,就是说我看看别人支不支持,我等等吧,我先看看别人支不支持,别人不支持我也不支持,对吧?反正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也没什么所谓,不支持就不支持,大家最后都不升级,他是有这样的一种想法的。

但是 BIP148 的这个作者提出的提议就是,你但凡使用实现 BIP148 的这个客户端,那么就意味着从 6 月开始你会直接拒绝掉那些不支持隔离见证升级的区块,这什么意思呢?这是意味着你本身作为一个节点的话,那么如果有个矿工,它挖出一个区块,这个区块它表示自己不支持隔离见证的话,你直接会认为这是一个无效区块,那么假定使用 BIP148 这种方法的客户端占到了全网大多数的话,那么客观上来说,如果大量矿工依然不表态自己支持隔离见证,网络就会分叉,在 BIP148 的这个全节点认同的这条链上将只会留下表态支持隔离见证升级的这些区块。

它是一个非常生动的案例,展现了一个全节点的运营者到底能在这种有争议的升级当中能做什么?当时这种做法引起的争议很大,因为有一些人认为这种做法是 OK 的,但是也有一些开发者认为这种做法是会增大网络分叉的风险,所以是一种不值得提倡的方法。

最后 BIP148 它没有被大多数人采用,但是它是一个案例,这个案例就表明说一个全节点它并不是只能单纯的等待最后不管是开发者也好,矿工也好,它们给我提供一个功能,或者是它你们达成共识了,然后我才能只能被动这个接受。实际上你作为一个全列点,你甚至可能是非常主动的,当然这种主动可能有限,他会有一定的这个进攻性,因此对整个网络的这个保持共识是不利的。但是它依然表明了你做一个全节点,你的选择权,实际上比你想象中更大。这是我想针对这个话题本身的一个回应。

但是我接下来我再补充几点,第一,运行全节点,的确在整个比特币生存的这个历史上的绝大部分时期,它都没有明确的能够给个人带来经济收益。最近这一段时间,最近这半年,或者说最近这一年可能是一个相对特殊的时期,一些玩家认为他们可以从这个运行全节点当中让自己的交易更快传遍网络,因此能得到一些好处,这个好处甚至是能够直接反映成经济收益的。但是这一点在整个比特币生存的绝大多数的历史上都是并不真实的,就都不存在这样的情形。但是我们依然要依靠一个全节点的这个网络来达成比特币整个网络的一些重要的属性,包括但不限于抗审查,包括但不限于让每个人都能够免信任的验证整个比特币的这个区块链。因此相信自己收到的比特币的收款是真实的,没有被欺骗的,包括但不限于保护自己个人的金融隐私性,当你发交易的时候,你不希望区块链上的观察者能够通过观察区块链来了解到你身处的地理位置,来了解到你的网络地址的信息,包括不但不限于保证挖矿的进入始终是低门槛的,这一点很多人没有意识到。

但是你设想一下,假设整个网络现在只剩下三个节点,这三个节点本身都被矿工所掌握,那么你作为一个小矿工,无论如何你是没有办法跟他们竞争的,因为他们完完全全可以自己收到交易之后就扣住他,当他不把交易发给你的时候,你就没有办法获得手续费的收益,这意味着你跟你在跟他做经济上这种竞争的时候,你就不可能竞争过他,所以全节点的这个可及性哪怕对于挖矿的这个低门槛来说也依然是有帮助的,也依然是有意义的。

所以这就是说,没错,运行全节点,有些时候会给你带一些经济收益,但是在绝大部分时候它确实都不能给你带来经济收益,但是它又非常的重要。这就是为什么比特币的开发者始终在开发更高效的这个软件,增加更有效的保护节点的规则,使得个人,并且关注是否某一些行为会导致这个区块链的体积以及 UTXO 集的膨胀,来去确保我们在一定的共同价值信念之下,还可以保证全节点的可及性,来保证它不会影响比特币网络长期的生存以及比特币本身的价值。

所以运行你自己的这个全节点,它不能给你带来经济收益,但是它能够保护你自己的个人的金融隐私性,它可以保证你可以免信任地验证所有的比特币区块,保证自己不会收到比特币的假币,包括与此同时你可以为网络贡献一份力量,对吧?帮助其他人获得网络当中新出现的交易,新出现的这个区块,加快整个网络验证新区块的这个速度,包括降低整个网络当中新矿工进入的这个门槛。这些工作都是有意义的,但是它的确是不能为你带来回报。同时,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这么关心今天我们讨论的诸多问题,铭文到底会不会造成区块链的膨胀? BRC20,它给比特币网带来的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对吧?很显然,如果它只是造成了比特币 UTXO 集的这个膨胀的话,那它就只会是一件坏事。

Jeffrey Hu:没错,这些我认为其实都是环环相扣的一个设计,那可能修改了其中的一环,可能都会造成对其他环节的一些影响,这是我的理解。那我这块其实也有一些补充,就是因为最近包括自己,还有我们和原语里弄合办了那个《精通比特币》第三版共读的活动。那么实际上我在读《精通比特币》第三版的时候,好像第一章还是第二章,前面其实都是基本内容,倒没有什么太深奥的内容,但有一点颠覆了我以前的一些理解,也是我以前的一些误解,就是对于全节点的这个认识这块。因为很多人可能跟我一样,就是对于 Full Node 就全节点这个词,以前的理解是保存了全部账本数据的一个节点,这是我以前的一个理解,就是因为 Full Node 你要保证全部的数据。那实际上在这本书里面就提出了一个非常明确的定义,就是 FULL NODE 是指什么?就是 Full Verification Node, 就简称 Full Node。

那么翻译过来其实就是可完全验证的节点,也就是意思是说你并不是只是保存数据,被动保存数据,而是你可以去主动去完整地、完全地去验证和你相关的一些交易,那么其实这就是对你自己资金的安全非常大的一个提升了。那么与此相对应的其实有另外一个节点,叫做轻节点或者轻客户端,那他要怎么去验证一个节点?他可能会要去从全节点去拿到一个区块头,然后再去请求跟自己相关的一些交易,然后再把这个信息拿过来,自己再进行一些比对和验证。那么其实这个过程中就会有很多刚才阿剑老师提到的,比如说隐私的一些问题,那么全节点有可能会对你的交易进行一些审查,也有可能故意不把一些交易发送给你,特别是观察到你自己去访问请求的一些信息之后,他自己把你的各种交易信息串联之后,可能就会对你资料造成一些用户的画像,那么可能都会对你自己未来的资金也好,或者是一种交易活动也好,可能会存在一定的风险。

对,所以包括轻节点,可能会多担心一些交易的审查或者过滤的问题。就像比如说我想发一笔 BRC20 交易,那可能有一个全节点可能不支持你怎么办?那很简单,就是我自己运行一个全节点就可以了。那虽然我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大家可能会运行(全节点)的一个直观的动机,但是起码可能这也是一种运行全节点的一种好处,没有人能阻止你,或者是说去阻止你去运行一个全节点,除非你可能把整个全节点或者整个网络的负担做得特别大。对,所以这个是我的一点理解。

另外可能还会再补充一点,就是对于矿工这块,就是说矿工大家认为可能算力比较高,或者可能会对于整个网络会影响比较大。那可能有一个可能,也算是大家也会有的一种误解,比如说 51% 攻击,那么矿工其实就会有能力去做任何事情了,那其实也并不是,那么矿工的这种像双花(双重支付),其实是,比如说我要付给阿剑老师一笔钱,那么其实我现在可能会就付给另外一个了,我只是对我自己的钱可能就走向其实我改变了我自己的历史的一个进程而已。那并不是说我双花之后我就可以去改所有区块链账本里面的任何的一个信息了,其实也并不是这样。那如果我真的这么做,那就是另外一种硬分叉了。对,所以这个也并不是大家可能会误解的,比如说矿工可能占了 51% 算力以上我就可以怎么样,或者是占了 30% 以上的自私挖矿了会怎么样?对,其实也并不是这样。

OK,所以是就说到这个去运行全节点的意义去扩展的一些话题。

阿剑:我加一点,也是一个比较,我猜有一些冒犯人啊,我知道有一些朋友他可能会在内心里面根深蒂固,有一种对力量的崇拜,就是他坚持认为有力量它就能做很多事情,有力量本身是一个好的事情,有力量就代表你其他人必须服从这种力量,或者说要忌惮这种力量带来的这个影响。这在我们生活的大部分环境下都是对的。但是比特币不是这种对力量的崇拜产生的东西。相反,比特币是一种希望限制力量,希望限制任何力量,从而保存个人的这个自由,在这种想法下开发出来的这个东西。所以比特币的这个软件并不是为了给某一些人带来权力,给某一些人带来力量而出现的。他的根本的哲学在于他希望所有的力量都受到限制,从而能够保存下个人的自由,它在根本上悖反于这种认为力量强大就做一切事情都有道理的这种信念。

这也是我认为比特币它很可贵的这个地方,因为并不是所有密码货币都做到了这一点,也并不是所有密码货币都信奉这一点,你会看到有一些项目,它明显是有这种力量崇拜的,或者说不管是你成为这种力量崇拜,或者说克里斯玛人格的这种,也就是超凡的这种人格的这种崇拜,不管是任何一种崇拜也好,他并不追求能够限制这样的超凡人格的力量。

但是比特币不是,比特币希望做到的是一个没有单点故障的这个系统,他希望做一个抗审查的系统,他希望每一个全节点都可能以尽可能低的成本去验证比特币区块链的这个数据,从而保障个人的金融隐私,以及保障个人收发交易的自由。他希望能够用比特币去保护个人财产,保护每个个体对自己财产的这个所有权。

如果你认为有力量就做一些事情都对的话,那你最终必然没有办法欣赏什么是比特币,因为可能在你看来,比特币只是一种让你可以快速富裕,并且获得富裕给你带来力量的一个东西。这在某一段历史时间可能是一种副作用,但是他在比特币人的心中,或者说在为比特币贡献力量的人心中,他期待的世界不是这样的。

联系邮箱:idea2003@foxmail.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