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F投资专题(一):美国居民与海外居民投资美国比特币ETF,涉及哪些税?

美国ETF向中国大陆居民企业、居民个人分红适用10%的预提税,中国企业、个人需要向中国政府缴纳所得税。ETF赎回不产生应税事件。

交易所交易基金(Exchange Traded Funds, ETF)类似于股票,在证券交易所进行交易,可以在交易日全天以随供需情况波动的市场价格进行买卖。这些基金通常持有多种资产,如股票、商品或加密货币,旨在追踪特定指数或资产的表现。与共同基金相比,ETF的资产净值在交易日内经过多次计算,使投资者能够以接近底层资产市场价格的价格交易基金份额,有较大的流动性和灵活性。

随着美国SEC批准比特币现货ETF,其税务处理也成为投资者关注的重点。本文将从比特币ETF定义出发,关注美国、香港与新加坡投资者投资美国比特币ETF可能涉及的税务处理。

1. 比特币ETF的定义

1.1 比特币 ETF

比特币ETF持有比特币或与比特币价格相关的合约,在传统的证券交易所进行交易,能够让投资者在不直接持有或管理比特币的情况下获得比特币价格波动的敞口,从而消除安全性和数字钱包方面的顾虑。

在不断变化的加密货币投资领域,比特币ETF已成为一种重要的金融工具。比特币 ETF主要有两种类型:比特币现货ETF和比特币期货ETF,这两种比特币ETF符合不同的投资策略和风险偏好。

1.2 比特币现货 ETF

比特币现货ETF是直接持有比特币作为标的资产的交易所交易基金,意味着现货ETF的表现与所持有比特币的实时价值直接关联。当投资者购买现货ETF的股票时,他们本质上是在购买比特币,只是他们自己并不亲自持有比特币。

1.3 比特币期货ETF

比特币期货ETF是一种不直接持有比特币的交易所交易基金,投资于比特币期货合约,投资者可以在不直接持有比特币或期货合约的情况下对比特币的未来价格波动进行投机。金融机构通过发行股票,筹集资金并建立比特币期货ETF来购买比特币期货合约,追踪比特币的未来价格。投资者购买比特币期货ETF股票时,就等于购买的是拥有这些合约的基金的一部分,间接地对比特币的未来价格进行押注。

1.4 比较比特币现货ETF与期货ETF

比特币现货ETF和比特币期货ETF的主要差异包括标的资产、表现影响因素、流动性需求、潜在价格差异和敞口与风险。

①标的资产的不同体现为比特币现货ETF直接持有比特币,而比特币期货ETF的价值则来自与比特币相关的期货合约。

②表现影响因素的不同体现在比特币现货ETF与比特币的实时价格挂钩,而比特币期货ETF受合约市场影响。

③从流动性需求方面分析,因为比特币现货ETF需要持有并安全储存比特币,因此不会频繁交易,以确保ETF价格与比特币现货价格一致,而比特币期货 ETF交易更加频繁,流动性管理流程更加复杂,可能在合约临期时进行展期。

④两类比特币ETF存在潜在价格差异,是因为比特币现货ETF通常密切跟踪比特币的现货价格,而比特币期货ETF受到合约市场动态和合约到期日的影响。

⑤从敞口和风险层面看,比特币现货ETF的敞口是比特币价格波动的直接敞口,风险主要与比特币的价格波动有关,而比特币期货ETF的是比特币价格和风险的间接敞口,受到比特币波动性和合约市场复杂性(如杠杆和到期日)的影响。

2. 投资ETF可能涉及的税收

ETF的运作主要涉及几大环节:份额创造、赎回、投资者收回回报(获得分红、市场交易中通过价差获得收入)。

2.1 创造赎回环节

“创造赎回”机制是ETF获得市场敞口的方式,也是ETF运作的关键。与共同基金份额不同,散户投资者只能在市场交易中买卖ETF份额。因此,ETF不会直接向散户投资者出售个人股票,也不会直接从散户投资者手中赎回个人股票,而是求助于授权参与者(AP)。AP可以是做市商、专家或任何其他大型金融机构。

ETF份额创造是指当ETF股价高于其资产净值时,ETF公司想要为其基金增设新份额时,求助于AP。AP为了从ETF购买股票,集合并将指定的一篮子证券和现金存放在基金中,以实物交易的方式换取ETF股票,从而规避了出售,避免了资本利得税。

ETF赎回是指当ETF的股价低于资产净值时,赎回过程与创造过程相反。AP在公开市场上购买大量ETF股票,并将这些股票交付给该基金。作为回报,AP收到预定义的一篮子个人证券或现金等价物,赎回同样也是实物交换,因此规避了资本利得税。

但是,在创造中AP一旦收到ETF股份,可自由在二级市场向ETF中的个人投资者、机构或做市商出售ETF股份,实现每股差价,此时应税事件发生,需缴纳资本利得税或所得税。

2.2 投资者收回回报

投资者从基金取得的股票股息、红利收入,需要根据规定按照一定税率缴纳个人所得税。

此外,投资者可以在市场交易中按市场价格买卖ETF份额,当投资者通过价差获得收入时,需按卖出价扣除买入价缴纳资本利得税。外国投资者购买本国ETF并获取利息分红时,会涉及预提所得税,预扣税是一国政府在源头征收的一种所得税。该税收主要在非本国居民收到股票红利和债券利息时被征收,比如居住在美国的美国人购买美国ETF时没有预扣税,而新加坡居民投资美国ETF则可能涉及预扣税。

3. 美国居民投资美国比特币ETF的税务处理

比特币ETF在下层的征税与其他ETF大致相同,涉及资本利得税、所得税、预提税。在ETF的出售与赎回中,出售是资本利得税事件;而赎回不是应税事件,不需要纳税。

3.1 美国税收居民投资期货比特币ETF的税务处理

期货比特币ETF的税收处理取决于ETF具体投资于哪种类型的期货合约。具体的期货合约分为两种:

(1)暴露(Exposure)于受管制期货合约的ETF:

这是指在其投资组合中持有一定数量或比例的受管制期货合约,因而对这些合约的市场表现、价格波动或相关风险敏感的ETF。根据《美国国内收入法典(IRC)》第1256条,“受管制期货合约”指满足下列条件的合约:(a)其所要求存入的金额与允许提取的金额取决于标记到市(marking to market)机制;(b)该合约在合规的交易所进行交易或受其规则约束。

对于期货比特币ETF来说,若它们的投资组合包括芝加哥商品交易所交易的比特币合约(比特币合约一般在芝加哥商品交易所进行交易),由于该交易所是合规交易所,则该ETF就属于暴露于受管制期货合约的ETF。

若一项比特币ETF的投资组合中包括了IRC第1256条定义的受管制期货合约,无论投资者持有这些ETF多久(哪怕只有一天),当他们出售ETF并获得盈利时,这些盈利将会有60%将被视为长期资本利得,40%被视为短期资本利得。

(2)暴露于非受管制期货合约的ETF:

这是指ETF的投资组合中仅在非正式、非受监管的市场中交易的合约,比如场外市场(OTC)的合约。这些合约可能不受或仅受有限监管,其条款和条件可以在各交易对手之间自由协商。此类ETF一般因缺乏标准化和交易透明度而有着更高的风险。

此类ETF的征税方式与一般资本利得的征税方式一致,亦与现货比特币ETF的征税方式一致;下文将统一论述展开。

3.2 美国税收居民投资现货比特币ETF的税务处理

现货比特币ETF的税收规则与一般资本利得税的税收规则一致。如果在持有比特币ETF资产不满一年的情况下出售,所产生的短期资本利得按照普通所得税征收。持有份额超过12个月后出售,所产生的长期资本利得则按照资本利得税征收。具体的税率适用取决于投资者的纳税申报状态和其收入水平。

3.3 美国居民个人和企业投资ETF适用的资本利得税率

3.3.1 美国居民个人的税率

长期资本利得:根据投资者的总应税收入和纳税申报状态分为0%、15%、20%三档税率。对于单身纳税人或家庭户主而言,44,625美元以下的长期资本利得免税;44,625美元至492,300美元的长期资本利得税率为15%;而超过492,300美元的部分,税率为20%。

短期资本利得/股息收入:按照所得税税率征税,税率范围为10%至37%,具体取决于总应税收入和纳税申报状态。例如,对于单身纳税人或家庭户主而言,11,000美元以下的应纳税所得额,适用税率为10%;而578,125美元以上的应纳税所得额,适用税率为37%。

其他税收:如果投资者的净投资收入或调整后总收入(MAGI)超过特定门槛,则超过特定门槛的收入可能需要支付3.8%的净投资收入税(NIIT)。NIIT的门槛如下:对于单身纳税人或家庭户主为200,000美元,对于联合申报的已婚夫妇为250,000美元,对于分开申报的已婚夫妇为125,000美元。

3.3.2 美国居民企业的税率

企业的ETF征税与个人的征收方式相同,包括确认为长期资本利得与短期资本利得。净资本利得的税率为21%。针对企业而言,出售或交换持有超过12个月的资本资产的损益被视为长期资本损益。出售或交换持有12个月或更短时间的资本资产的损益被视为短期资本损益。净长期资本利得超过净短期资本损失的金额被视为净资本利得,以此为基础缴税。如果长期资本利得损失,短期有收益,短期只能先纳税,不能抵扣长期损失。

3.4美国ETF征税的特别规定

比特币ETF也适用于洗售规则(wash-sale)。所谓洗售,指的是亏损卖出或交易证券,并且在前后30天内买入“基本等同”的证券或获得买入“基本等同”证券的合约或期权的交易行为。如亏损被认定为无效,洗售亏损将不可抵税并且将被加入新的比特币ETF的成本当中去,从而提高成本基础。这一成本调整相当于将亏损的税收扣除延后至新的比特币ETF的处置时间。此外,新的比特币ETF的持有期计算必须包含此前卖出的比特币ETF持有期。

若某支ETF的底层资产包不仅包括比特币、还包括其他资产,比如货币、期货和金属,则个人投资这些特殊资产的ETF适用于特定的税务法则。

  • 货币ETF:多数货币ETF都采用委托人信托形式,这意味着来自信托的利润形成了对ETF持有人的纳税义务并按照普通所得纳税。这类型的ETF不存在诸如长期资本利得等特殊税务处理,即使持有该ETF已经有几年时间。由于货币ETF是货币对交易,因此税务机关假定这些交易都是短期发生的。

  • 期货ETF:这些基金交易的是大宗商品、股票、美国国债以及货币的期货合约。无论持有时间,这类ETF持有期货产生的利得和损失都按照60%长期和40%短期的比例进行税收核缴。此外,交易期货的ETF年底要遵循按市值计价规则。也就是说,年底未实现收益(浮盈)视同卖出,需要缴税。

  • 金属ETF:如果交易或投资黄金、白银或铂金,这些贵金属在税务人员眼里都视为“收藏品”,并且这一政策同样适用于交易或持有黄金、白银或铂金的ETF。对于个人而言,如果收藏品的利得是短期的,就按照普通收入征税。如果持有超过1年,就要按照更高的28%的资本利得税率征税,也就是无法享受到正常长期资本利得税率的好处。

4. 香港居民投资比特币ETF税务处理

香港投资者在投资其他国家或地区的比特币ETF基金时,会缴纳预提税。例如香港居民投资美国比特币ETF:由于香港与美国之间没有避免双重征税协定(DTA),作为非美国税收居民,香港投资者需为美国ETF的分红支付30%的预提税。然而比特币ETF不产生分红,因此不存在预提税问题。同时,香港居民投资美国ETF不需要缴纳资本利得税,仅需按照香港规定完税。

在香港所得税层面,由于香港税法采领地来源原则,通常不对香港以外产生的收入征税。因此,除非比特币ETF的交易或收益有特定的香港元素,否则香港投资者在香港通常不需要为这些收益支付额外的税。

5. 新加坡居民投资比特币ETF税务处理

新加坡投资者在投资其他国家或地区的比特币ETF基金时,会缴纳预提税。例如新加坡居民投资美国比特币ETF:新加坡与美国之间亦无DTA,因此,新加坡投资者在美国支付的税务与香港投资者相似,需要为ETF的分红支付30%的预提税。然而,同样地,因比特币ETF不产生分红,投资比特币ETF不存在预提税问题;且新加坡居民投资美国ETF不需要缴纳资本利得税,仅需按照新加坡规定完税。

新加坡税法同样实行领地来源原则,只对在新加坡产生或来源于新加坡的收入征税。然而,新加坡所得税法规定,如果在新加坡域外产生的收入被汇往、传送或带入新加坡,则亦被视为“来源于新加坡”的收入。

个人投资者将投资比特币ETF的所得汇入新加坡境内,则一般要针对该收入缴纳个人所得税。新加坡2024年的个人所得税从0%到24%不等,具体取决于个人的应税收入。

新加坡居民企业对于海外来源的股息收入有税收豁免,若满足:(1)当在新加坡收到该笔来自海外的收入时,产生该笔收入的海外国家最高的企业税率(标题税率)至少是15%;(2)该笔收入在海外已经被征税;(3)当局认为免税将对该居民公司有利。

随着新加坡税法的调整,自2024年1月1日起,外国资产出售所得在特定条件下汇入新加坡可能须缴税,这反映了新加坡逐步与国际税收标准对齐的趋势。然而,对于比特币ETF投资所得,如果不将收入汇入新加坡,则投资者通常只需承担美国的预提税务义务。

6. 结论和建议

通过考察美国、中国香港与新加坡居民投资比特币ETF的税务处理,可以发现:比特币ETF的与其注册地与类型、投资者居住地、投资目标所在管辖区等因素有关,投资者可以通过了解居住地及ETF注册地在创造赎回、比特币投资者收回回报等环节的税收政策,合理规划ETF税负和利润。

随着加密货币ETF成为全球热点,TaxDAO将通过ETF投资专题的方式分析主要国家的加密货币ETF监管与税收政策,欢迎各位读者关注。

联系邮箱:idea2003@foxmail.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