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加密VC对谈:这是一个奖励贪婪和勤奋的市场

原文来源:深潮 x 力说

多年前看过电影《黄海》,习惯了华人导演收敛的暴力美学,人和人贴身对刺肉搏血浆四溅的场景看得我压抑又难过。《黄海》的人都是携带狂犬病毒的疯狗,在求生时疯狂撕咬。后来我真的去到黄海,海是灰色的,极寒的,风像刀一样割着脸带着腥味。小渔船跟着浪上上下下像纸一样随时会被掀翻。我多年前的感受才被释放出来,这里是漂泊的家乡,也是坟墓。

当暴力成为解决问题的主要途径,犯罪就不再以恶的名义存在,这是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

与加密VC对谈:这是一个奖励贪婪和勤奋的市场插图1

当诈骗成为商业模式,受害者往往也会成为加害者。

这是一个奖励贪婪和勤奋的市场。

深圳和杭州,还是有许多的创业团队,他们掩映在各式低调的写字楼中,不挂 LOGO,没有前台,甚至没有座机。有个办公室,都是为了招人时不被认为是诈骗公司。仿佛回到故事最开始的时候,过年回乡家族聚会如被问到混哪个山头,下意识还是会说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职业。在赚钱赛道已经被瓜分殆尽之时,还在国内的他们目标更加明确:下海就是为了打鱼,风浪越大,鱼越贵。

深圳热衷现金流业务,搞叠叠乐,研究金钱套娃游戏。适应规则,基本配置了全英文的社交媒体团队。只有极少数人知道真实背景,而且大多靠猜。当你发现某条链上忽然出现一个项目 TVL 一周怼到前三,数月前大户入场,质押一环套一环热点模式应有尽有,社区沸沸扬扬,分析文章出现在各大中文媒体。翻遍官网没看到主创团队,恭喜你,深圳大哥要带你发财。

杭州的朋友选择热门的基础设施建设,贡献代码,写二十个项目在牛市的风口里押中一个,这趟就没白来。至于北京和上海,没什么可说的,少数基金还有办公室,或者海外项目方的流动人员。该走的也都走了,有时聚会甚至凑不齐一桌火锅。昔日繁花似锦,今朝相顾无言。

他说:从未见过哪个行业对诈骗的容忍度如此之高。

「这个行业创业非常没有安全感,当然,既然我选择了这条路就不能谈所谓安全。作为创始人,感觉自己需要像一个排雷兵,首先是不要炸到自己和团队。其次是投资人,这并不是个技术为先的行业,热钱在哪里我们必须走向哪里,团队耗不起,要在有限的周期里达到目标,不然就被清盘。你说大家现在每天要看美盘交易时间,看机构出入金,关注美国的宏观经济政策。还宣称自己要颠覆传统金融秩序,别搞笑了。」

「理想状态当然是赛道正中热点。现下的投资人会很直接的问你数据和上所计划,股权基本是拿不到钱的,都是谈币价和锁仓。在这里谈股权,就太不务实了。那些号称自己专注一级的,有只投股权的么?没有。」

「更完美的状态,是价值被社区发现,纯用户推动。这个概率我就不赌了,我不相信这种完美。」

「往好了看,主流金融世界已经接纳了这个行业。但把许多的普通人拒之门外,创业门槛已经越来越高。你说他高,是相对的。诈骗的成本越来越低,缅北你还要在园区雇保安招马仔呢,这个行业经过这么多年的市场教育,用户的对诈骗的容忍度高的出奇。站在我的角度看,技术是用来解决问题的,却并不会让世界变得更好。但对项目方来说你投入了基本就会得到回报。技术、市场、运营,用户看到诚意和努力,市场就会回报你。挨骂什么的就小意思了只要活着就行,没撑过熊市就是另外的故事。」

当诈骗成为一种商业模式,受害者往往也会成为加害者。我们很容易看到这种往复循环的欺诈,这种习以为常和麻木都裸露在外。

把时间往回拉九年,上海创业的朋友们都不会忘记第一次 Vitalik 路演的场景。我记得的,一张街边打印社印刷的塑料大海报,几排办公椅,瘦骨嶙峋的 V 和胖胖的初夏虎站在一起。台下听众在数年后有些改了国籍,有些在赌局中失去所有,有些回到了自己原本的生活轨迹,有些在行业的边缘,有些成了诈骗犯。现实就是,你看到的成功永远是非常非常少的。触底-推倒-再来一局-通杀,这样的爽文只在小短剧里,或者 X 上 KOL 的故事会里。

投资人:空谈误人,拥抱现实。

变化的基本盘。「今年很多人会破产的」,这是采访某基金负责人时他的话。许多人为 ETF 欢呼,不知价码早已标好。你自嘲从臭炒币的晋升美股交易员,不知一脚跨进了另外一个迷雾霭霭的的暗黑森林。

想到了前几天友人的评价:如果区块链变成了一个另类的金融圈,那它就偏离了它的初心—成为失败的金融系统的一剂解药。一个另类的金融圈对世界没有任何价值。真正的价值只会流向新的希望所在之地。

以往理想中的投资人角色是扶上马送一程,但在金钱市场,这种模式完全不适应。在一级市场摸爬滚打多年的基金默默转型,具代表性的有 LD CAPITAL。其二级基金由楼霁月负责。我简单问了楼一个问题:「LD 布局二级市场,同过去投一级比,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或者说,这二者最大的不同?」我得到了稍微意外的回答。

她说:「我也没做过一级其实,二级比较难肯定是。」

我个人觉得二级市场嘛,买买卖卖,如不暴露在链上还是比较轻松的。楼回复了三个哭泣表情,加了一句:「简直了。」

做二级面对的流言、中伤、阴谋论,不比一级少。专业度要求很高。

楼说:「主要是难做,今年肯定是波动很大的,这边美股也不确定。今年如果没有超高水平可能活都活不下来。只要能活下来,收益就会非常高。

「就数据能分析出个 123 的很多,但不是说数据多就是高手。能无视众多无效的垃圾信息,对中期趋势判断正确的才是厉害。这些高手通常都是默不作声的。(做了二级才知道)我水平一般,以前是什么都不懂,现在稍微懂了一点,知道自己不知道了。」

楼是对二级市场的态度是谨慎务实的。

还有一些迫切转到二级的投资人,也许是被焦虑推着转型。热点叙事变得太快,高估值投出去的项目,如今已被市场冷落,特别是今年比特币生态铭文与 MEME 大火,公平启动,众多具有财富效应的热点项目压根没有 VC 什么事情。一级投资有时是表面光鲜,实则踩坑无数,吃亏了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吞。投钱的一堆项目要么半途夭折,要么生死未卜。负责一点的项目会发个邮件道歉,sorry 我们失败了。

即便投中了首发一线交易所的项目,一群人纷纷私信祝贺,还以为靠这个项目财务自由,事实上项目方在上所前更改条款,延长解锁期,只能收获账面价值。从投资到全部解锁很多时候需要 8 年甚至更久,2 轮牛熊周期下来最终收益可能还不如熊市期间在二级囤积点 BTC/ETH/SOL 这种优质资产。「好项目」是强势的,VC 没有话语权。某次饭局上酒正酣,投资人无奈吐槽:累计投出去超过大几千万美元目前没有「收获」,也想找项目维权(但我穿着长衫,忍了)。

匿名 VC:不管是一级还是二级,到最后总是要退出套现。当市场发现或者说无数次验证了,大部分人不适合做一级投资(这个行业还是有投的非常准且好的一级基金),转入二级是明智的。「炒币」也是一条重要赛道,也很专业。你的投研能力,对市场风向的把控,宏观微观局势的分析,都会影响结果。关键是,我没那么焦虑了。投一级的时候太被动,好项目亚洲基金能投进去的太少。而且,现在的市场纯股权投资估计已经没有了吧。

Jayden(Greythorn):2022 年底。因为我们发现一级投资和几年前的业态很不一样。对于我们来说,一方面真正技术创新受到西方热捧的项目,估值很高,我们也很难参与。二,我们经历过很多次投了一级项目,因为种种原因项目方改了 SAFT 之类的破事,还有到了解锁期不给币啥的,不如直接干二级。一级我也投的,但是比例很小。更多是开发者社区里出来的项目,抱着的心态更像是早期币圈「捐赠」。

Kris(新火资管):我们主要会在二级上面关注更多一些。因为我们觉得二级市场流动性更好,价格发现会更优,信息会更透明。22 年进入熊市以后,头部几家资管机构的倒下,市场情绪一路下跌。但是在 23 年,由熊转牛,大家都看到 24 年,25 年的新的一轮牛市周期到来,所以各大机构,资管平台都在加大对二级的投资。熊市投一级,牛市投二级。周期短,见效快,性价比更高。

无论是募资还是投资,二级基金都比一级基金来得简单。

比特币现货 ETF 通过给了加密货币更高的「正当性」,在传统世界收益率下行且时局动荡之际,加密资产成为了一个具备吸引力的另类资产。从今年公开的数据看,经历过周期的原生基金顺势转向二级,传统资本也在入场。

圈外 VC 也是经历了几轮市场教育的,早期他们和投互联网一样撒钱,后来发现完全被当猪杀了。账面躺着坏账,掏空 LP 注资,开会时 GP 没脸打开年报 PPT。

Jack 就职于一家一线美元基金,正着手设立自己的加密二级基金。从业多年投中多个互联网独角兽公司,并陆续在纳斯达克、港交所上市。曾经被投的创始人们成为身价几亿/十几亿美元的新兴高净值人群,这些人都是他的潜在 LP。他的策略很简单,募资主要来自于传统世界,互联网新贵和房地产老钱都有,投资则是以 Beta 为主,同时借助他自己的信息优势赚得部分 Alpha。

至于收益率,他表示不担心,不仅在于「加密行业的 Beta 整体已经超过传统行业的收益率」,更在于可能 LP 压根可能也没那么在乎。

在他看来,对于一些真正的高净值家办,核心是资产配置,不会押注于单一种类资产,大部分资产配置类别依然是固收(债券)、股权和地产,加密货币属于另类资产中的另类资产,参与资金体量较小,对整个资产组合影响不大,但是他们不愿意错过。

因此,他满足的并不是「赚钱」这一需求,而是「资产配置」,这也算是在传统和加密世界进行套利。

以利相交,利尽而散。

在分别和投资人及项目方聊过后发现,不同立场的观点是非常有趣的。

相处融洽,彼此成就的投资人和项目方不多,维护了表面的平和。在项目创始人的角度,他选择了一条风险极高的路。他艰难的融资时刻,组团队带员工,开拓用户,熬熊市。在他看来,账上趴着的钱,网站上金融机构和交易所的 logo,都是应得的。在涉及到具体利益分配时,他会感谢投钱的 VC,甚至眼中含泪哭出声来。看看当初签的投资协议,「遵守条款」已经是给投资人最大的脸面。

A&T Capital 创始合伙人 Jasmine 曾在 2023 年 11 月发文,A&T 距离不再积极投资已经半年多,慢慢由对一级市场的完全关注转向一级半和二级,一部分原因是为退出做准备,她认为做新的一级基金不如孵化和做二级从操作层面更容易。

在她看来,「社区越来越强大,要求 Fair Launch 的呼声越来越大。从某些 scammy 项目方角度,忽悠社区远比求 VC 容易;从某些正经项目方角度,VC 可能未必了解我的行业,与其「浪费时间」去教育 VC 不如教育我的潜在用户。可能留给一级 VC 的空间也变得越来越少。」

VC 们想明白了,与其这样,不如大家一起来炒币。再引用灰棘资本 Jayden 的话:直接干二级!

本期文章为深潮与力说共同采访创作,采访对象多为亚洲背景的基金。关注公众号,后台获取灰棘资本完整采访,内含 2024 投资偏好。

原文链接

联系邮箱:idea2003@foxmail.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