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新试验代币标准ERC-404:图币结合的新探索,存在哪些风险?

图与币之间的结合或互换起始于对 NFT 流动性解决方案的探索,特别是碎片化思潮;Bitcoin 铭文搭建起了图币结合雏形;Solana Tiny SPL 则进一步拓展。

吴说作者|defioasis

本期编辑|Colin Wu

Ethereum 上的代币标准可以划分为 ERC-20同质化代币(FT/Token)和以 ERC-721 为代表的非同质化代币(NFT),二者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被视为两种资产。ERC-20在 Uniswap 推出后,链上流动性得到了极大地改善;而 NFT 仍长期深陷于流动性难题。在过去两年中,围绕 NFT 流动性解决方案层出不穷,其中具有代表性的有:Bid Pool、借贷协议、永续合约和碎片性协议等。而本期主人公也是近期社区讨论十分广泛的 Ethereum 试验标准 ERC-404 与 NFT 碎片化有着某种共通,并进一步模糊了 Token 与 NFT 的边界。

图币结合的不断探索(图代指NFT,币代指Token)

图与币之间的结合或互换起始于对 NFT 流动性解决方案的探索,特别是碎片化思潮;Bitcoin 铭文搭建起了图币结合雏形;Solana Tiny SPL 则进一步拓展。

最早应该可以追溯至 NFT 碎片化协议 Fractional(后的更名为 Tessera),其方案是将高净值 NFT 碎片化成一定数量的更小单位的 Raes。Raes 本质仍是一个 NFT,代表着某个高净值 NFT 的集体所有权和治理,并可以在 NFT Marketplace 上交易。将高净值 NFT 碎片化成更小单位的 NFT,碎片化成一小部分的 NFT 本身同样可能面临着流动性枯竭的可能,并可能带来完全体 NFT 的价值混乱问题。

Fractional 的碎片化解决方案未能大规模推广,最后也因盈利不佳而在 2023 年 5 月退出了加密舞台。不过,碎片化思潮启发了 NFT OG 级玩家 FreeLunchCapital,其在 2023 年 10月中旬推出了新的 NFT 碎片化解决方案 Flooring Protocol。Flooring 的方案是将高净值 NFT 碎片化固定的 100万μTokens,借助 DEX 的流动性去推动 NFT 的交易。借助 Flooring 这个第三方协议,图与币之间的壁垒逐渐被打破。然而,由于是借助第三方协议,在流动性引导上又存在了新的门槛,用户必须使用 Flooring 以及按照其一定的规则才能实现币与图之间的转换。

在另一片网络上,domo 在 Casey 推出的 Ordinals 协议上发展出了全新的 Bitcoin 代币发行标准 BRC-20。虽然我们习惯上将 BRC-20称之为铭文代币,但 BRC-20本质是作为 JSON 文本文件被用于交易。JSON 文件是 Ordinals Inscription,具有一个唯一的编号。每个 JSON 文件对应一个特定的 BRC-20,更像是一种 NFT,像 CryptoSlam 等数据网站就将 BRC-20归类为 NFT 去计算。在链上交易方式上,BRC-20也主要以挂单形式进行,与 Blur Bid Pool 之前的 NFT 交易形式一样。然而,更像是一种 NFT 的 BRC-20却逐渐地走进了 CEX,甚至头部资产进入了 OKX 与 Binance 这样的头部交易所,图与币之间的界限已悄然模糊。

如果说 BRC-20是铭文资产对图与币之间比较温和地打破,那 Bitmap/BRC-420则更为强硬。建设者 Bitmap Tech 如此解释道,对于 Bitmap 这类资产,图即元宇宙的土地,有 GameFi 支撑土地的价值;币即元宇宙的法币,所有 GameFi 作单一支持就会有更好的流通,这样图币结合能释放出更大的金融属性。

在 ERC-404 与 Pandora 爆发前夕,Solana 新代币标准 Tiny SPL 上线了 AMM 交易,让首个 Tiny SPL 代币 Deez Nuts(DN)起死回生。在这里需要明晰两个概念,一个是 Solana 账户模型的租金,即把数据存储在 Solana 网络上所需要支付的成本,随 SOL 价格上涨越昂贵;另外一个是在 2023 年 4 月引入的状态压缩,这是运用在 Solana 链上以更加经济的方式存储任何类型的数据,第一个用途是压缩 NFT:官方数据是,铸造 1 亿个压缩 NFT 的链上存储成本仅需要 1,193 美元。Tiny SPL 则在代币层面上引入了状态压缩,不需要支付租金,这样在压缩 NFT 和代币间实现了双向流动,既可以在 Magic Eden 上作为 NFT 交易也可以通过项目自建的 AMM 作为代币交易。此外,Tiny SPL 代币的元数据是全部存储在链上,类似于 Bitcoin Ordinals 铭文资产。

ERC-404与Pandora

自称是 Coinbase 前工程师的 Acme(Twitter:@0xacme)于 2 月 2 日在 Github 上发布ERC-404,将 ERC-404 描述为 ERC-20与 ERC-721 间的混合实现,其中 ERC-721 的实现是非标准化的,NFT 不是被永久铸造,而是根据交易的需要被反复燃烧和铸造。

Pandora 是围绕 ERC-404 构建的首个混合代币标准的项目,由自称是 Syndicate 天使投资人的 ctrl(Twitter:@maybectrlfreak)和匿名开发者 Searn(Twitter:@searnseele)推出。实际上,ERC-404 和 Pandora 应属于同一个团队。

(值得注意的是,此“Syndicate“非由 a16z 投资的 Syndicate。根据历史推文,该“Syndicate”在今年 1 月 22 宣布了对 BRC-20交易终端项目 BeFi Lasb 的投资。)

从 NFT 角度来看,Pandora 是一个总量最多为 1 万个的称之为 Replicants 的 NFT 集合,可以在 Blur 和 OpenSea 等支持的 NFT Marketplace 上交易;从代币角度来看,Pandora 是一个供应量最大上限为 1 万的 PANDORA 代币,可以在 Uniswap 上交易。

示例:

当用户在 Uniswap 上购买 1 枚 PANDORA,用户除了收到代币外,还会接收到一个新铸造生成的 Relicant NFT,这个 NFT 即是一种 ERC-721 标准,可以直接在 NFT Marketplace 上交易;当用户在 Uniswap 上出售 1 枚 PANDORA,用户所拥有的 Relicant NFT 也随即被销毁;若用户将所持有的 1 枚 PANDORA 转移到新地址,原先地址中的 Relicant NFT 随即被销毁,接收到代币的新地址中会随即铸造生成一个全新的 Relicant。

值得注意的是,此处“1 枚”意思是指整数枚,比如用户在 Uniswap 上购买 1.5 枚 PANDORA,则也只会新铸造生成 1 个 Relicant NFT;购买小于 1 枚 PANDORA,则不会有任何新铸造生成的 NFT;如果用户持有 2 枚 PANDORA,若出售了 1.5 枚,则 2 个 Relicant NFT 都会被销毁。

反过来看,当用户在 NFT Marketpalce 上从卖家身上购买 1 个 Relicant NFT,除了收到 NFT 外,还会接收到 1 枚 PANDORA 代币,这个代币是 ERC-20标准,可直接在 Uniswap 上交易;当用户在 NFT Markteplace 上出售 1 个 Relicant NFT,其所拥有的 1 枚 PANDORA 也会转移给买家。

从示例中不难看出,当用户在 Uniswap 上购买 n.d 枚代币(其中 n 为大于等于 1 的整数,d 为小数位),会收到新铸造生成的 n 个 Relicant NFT。这里就涉及到了 NFT 的铸造和重新生成的过程,进而延伸出两个问题,一是铸造费用,这会涵盖到用户在 Uniswap 上购买代币或转账时所支付的费用中;二是重新生成之后的稀有度变化,这可能会对现有的靠开图获取稀有 NFT 的玩法带来冲击,转而变成一种无限制的类抽奖形式,只要愿意,可以一直互换碰撞下去直到获取到某个稀有系。

ERC-404最大优点在于原生流动性

就图币互换这点来说,ERC-404/Pandora 与碎片化协议 Flooring 以及 Solana 上的 Tiny SPL Deez Nuts 非常相似。值得一提的是,Pandora 的核心用户画像是 NFT+DEX 玩家,在代币上涨狂热的背后,或许离不开 Flooring 玩家的大力推动。

Flooring 将 NFT 碎片化成 100万μTokens(ERC-20 Token),并支持 100万μTokens 对 NFT 的赎回。但对于用户来说,Flooring 是第三方协议,任何的兑换与赎回都需要经过这个特定的第三方协议;此外,Flooring 还代替了 NFT 项目方承担了μTokens 的流动性引导,其需要依靠自身平台代币去激励流动性。

Deez Nuts(DN)基本与 Pandora 无异,但 Solana 状态压缩功能的出发点是为了经济化解决租金问题,这与 Ethereum 不同。此外,DN 代币的流动性池会更依赖于项目自建 DEX AMM 池,如果外部 DEX 或者聚合器需要添加 DN 代币则需要对其正确索引,类似于铭文。

ERC-404/Pandora 是 ERC-721 与 ERC-20两张主流资产标准的混合实现,原生地适配于 NFT Marketplace 和 DEX,没有其他第三方壁垒。

从 ERC-404 项目发射上也能佐证这点,一开始项目部署地址持有全部的代币,然后通过在 Uniswap 上添加流动性将代币放到池子里,用户去 Uniswap 购买代币并触发 transfer 交易后会铸造生成 NFT。理论上,反过来全持有 NFT 也可行,但第一次部署需要花费高昂的手续费。

风险

首先,必须明确的是,虽然 ERC-404 使用了“ERC”标准架构,但其事实上并不属于授信认可的标准,在 Ethereum Improvement Proposals 中并没有 404 的 ERC 标准。也正如 ERC-404 Github 文档中所注明的那样,这仅是一种试验。与 Bitcoin 不同,在 Ethereum 上十分强调正统性,Vitalik Buterin 和 Ethereum 基金会拥有很大的话语权,如果不能得到认可,那可能只能沦为小众。值得一提的是,ERC-20是由 Vitalik Buterin 本人提出,而主要的 NFT 标准 ERC-721 与 ERC-1155 均不是。此外,对于一种新的 ERC 标准从提出到落地需要经历漫长的时间,包括但不限于:撰写 EIP 草案并向 Ethereum Improvement Proposals 仓库中提交,社区广泛讨论,EIP 编辑审查,基于社区和编辑意见进行修订与迭代,最终提案。

其次,ERC-404 也存在不足之处。从交易层面上来看,如果用户持有 1 个稀有 Relicant NFT 和 1 个普通 Relicant NFT,当在 Unisawp 上出售 1 枚 PANDORA 代币,用户没法选择出售其持有的哪一个,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合约也没有办法判定出售的代币是哪个,因为从同质化代币的角度里来看,对应于稀有和普通 NFT 的同质化代币都是同一个。当然,用户可以通过一个代币一个地址的方式来存储以规避该问题。

此外,transfer 后的重新铸造生成新的 NFT 的稀有度问题可能更严峻。111 避难所社区创始人 CyberVector 指出,Pandora 实际上并不存在频繁 transfer 刷出稀有 NFT 的玩法,因为稀有度实际上从一开始就被固定。在 NFT 项目中,稀有度算法毫无疑问是保密的,或者使用一些不可预测的随机性源来增加随机性。如果合约中使用的稀有度判定算法是公开且可预测的,那么潜在的攻击者可以利用这些信息来操纵系统。他们可以先在链下计算出哪个 ID 将会是稀有的,然后只铸造那些稀有的 NFT;如果某个 ID 的稀有度不符合他们的期望,他们可以选择不在链上铸造该 NFT,或者在链上操作失败后回滚交易。在 Pandora 频繁的销毁与铸造生成 NFT 中,稀有度判定算法或仍是可预测的,那并没有解决关于稀有度被操纵的问题。

最后,ERC-404 仍处于非常非常早期的阶段,更多还是试验性质。私以为,图币结合不是关键,图币结合后的实用性更为重要。然而,当下炒作与 FOMO 已然十分强烈,截至 2 月 8 日 16:00,上线的第七天,PANDORA 单价已超过 2.1 万美元,市值超过 2.1 亿美元,对比约 200美元的初始价格已上涨百倍。望各位投资者能够理性对待,切勿盲从。

参考:

https://www.theblockbeats.info/news/50383?search=1

https://x.com/cybervector_/status/1754756756155294103?s=20

第四届PANews年度评选暨 PARTY AWARD 2024 开启报名!

本届评选以「CONNECT」为主题,旨在链接及表彰优秀的Web3建设者,链接Web3与现实世界,链接新老周期。将通过数据初选、公开征集、线上投票及专业评议,评选出9大类共21个年度权威奖项,欢迎Web3领域各优秀项目方、机构、社区及KOL报名参与。

点击图片报名!

以太坊新试验代币标准ERC-404:图币结合的新探索,存在哪些风险?插图1

联系邮箱:idea2003@foxmail.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