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J: 币安调查人员指控 DWF 市场操纵 被指联合 DWF 竞争对手被开除

华尔街日报援引消息人士称,币安监控部门负责人举报 DWF 涉嫌市场操纵后遭到了解雇。
 
监控团队发现的一些做法包括:“VIP” 客户参与了明确违反 Binance 自身使用条款的抬高并抛售计划和清洗交易(wash trading)。根据前公司内部人士和公司文件,Binance 还维护了一批秘密的内部交易账户,这些账户被用来交易大量特定的加密货币代币。
 
前公司内部人士表示,调查员在 2023 年底被解雇显示出 Binance ——已经受到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密切关注——对市场操纵的证据置若罔闻,并优先考虑从大客户那里获取交易费,而不是改进自身的操作方式。Binance 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公司完全否认任何关于其在交易所容忍市场操纵的指控,并且正在优先提升合规功能。
币安业务所依赖的 VIP 客户中,顶级交易员(每月交易额超过 1 亿美元)占去年平台总交易量的三分之二。调查人员建议在 2023 年上半年之前将数百名违反使用条款的用户剔除。他们最大的行动是去年夏天剔除了 Tron 基金会。
监控团队还观察到,币安自己的内部账户正在交易某些加密货币。前公司内部人士表示,当他们向币安内部询问谁控制着他们的信息时,他们没有得到答复。币安发言人表示,在任何情况下,该公司都不会以盈利为目的进行交易,也不会操纵市场,并补充说其运营“受到严格审查”。该发言人表示,过去三年来,币安因违规行为关闭了近 355,000 名用户,交易额超过 2.5 万亿美元。
9 月下旬,监控团队提交了建议移除 DWF 的报告。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币安 VIP 客户部门负责人及其员工对调查结果提出质疑,并向公司领导层投诉。币安另一个负责评估员工合规性的部门也启动了自己的调查——这次调查针对的是市场监控团队及其收集的有关 DWF 的证据。币安高管表示,新的调查认定,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 DWF 参与了市场滥用行为。调查发现,监控团队发现的虚假交易可能是所谓的自营交易,单独来看可能并不构成操纵行为。这位高管表示,币安还认为监控团队负责人与 DWF 竞争对手在该案上的合作过于密切,后者制造了欺诈行为。
币安的调查人员发现,DWF 操纵了 YGG 和至少六种其他代币的价格,并在 2023 年进行了超过 3 亿美元的洗盘交易,并得出结论认为这些行为违反了使用条款。他们说,在 Grachev 发布推广 YGG 的推文后,DWF 在接近峰值时分两批出售了近 500 万枚代币,从而引发了崩盘。YGG 的联合创始人 Gabby Dizon 表示,他不知道调查结果。

Binance 回应称,做市商之间的竞争非常激烈,我们的调查团队的工作是保持中立,不带任何偏见地看待证据,包括可能来自做市商对其竞争对手的偏见。我们拥有 1.9 亿用户。他们可以放心,我们将平台的安全置于优先,不会偏袒任何个人,无论其规模有多大。换句话说,这些决定都不是我们轻率做出的。我们将使用多种工具进行深入调查,只有在有足够证据证明用户违反了我们的使用条款时,才会将其清退。

DWF 回应称,我们想澄清的是,最近媒体报道的许多指控都是毫无根据的,并且歪曲了事实。
针对 WSJ 报道,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表示一直在对做市商进行市场监控,而且很严格;做市商之间有竞争,手段很阴暗,购买 PR 攻击对方;会保证自身的公平性,不参与,但也会如实汇报给 Monitor 和其他监管部门。
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在 X 上再度回应有关 WSJ 报道 DWF 事件,她表示,“ 人们不可避免地受到自己的文化、背景和偏见的影响 ” 。她对《华尔街日报》一直以来对币安的一贯和长期支持表示感激,这大大提高了他们的知名度,也为他们节省了大量的营销预算。然而,她注意一些主流媒体的文章越来越多地受情绪和偏见驱动,而不是事实。何一强调,媒体应该更注重客观事实,而不是情绪和偏见。

联系邮箱:idea2003@foxmail.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